现代支付电签资讯:两会 | 葛华勇谈条码支付互

发布时间:2020-05-26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银联董事长葛华勇提案(摘要)
 
目前,我国移动支付在全球领先。但调研发现,不同持牌机构在从事同质支付业务时,所面临和遵守的监管要求不同,主要表现在:不同监管部门对不同机构的业务准入门槛要求不一致;支付业务的定价机制不一致;在开展同样跨境支付时,业务要求及执行标准不一致;非银行机构在开展相同支付业务时,因监管不一致带来的业务经营模式及发展方式也不同。这种不一致性已造成一定的不公平、不正当竞争,影响支付产业长期健康发展。
 
为此,建议加强对支付产业的一致性监管,对做同类支付业务的机构采取同样的监管标准和管理体制。由人民银行牵头制定统一的支付产业监管标准,由人民银行的分支机构、地方银保监局和地方金融管理局按照支付业务实质内容进行监管,而不是按行业或机构监管,真正实现一致性监管。
 
在具体推行落实过程中,一是规范业务监管,商业银行和非银行支付机构面向用户提供信用卡、信用支付等同类型业务时,应推行一致的账户开立、业务管控、风险防范等要求;二是理顺价格机制,各类支付服务应根据其业务风险、资金来源、清算方式等进行定价,统一线上线下支付通道价格;三是严格落实跨境等重点领域监管要求业务规则,防范跨境支付的业务风险,提升反洗钱监管效力;四是对支付领域的垄断现象进行跟踪研究,出台政策禁止个别机构对支付市场的局部垄断。
 
●人民日报记者:您对二维码支付互联互通怎么看?您认为对当前支付行业格局有何影响?
 
葛华勇:近年来,国内移动支付快速发展,条码支付以低成本、高便利等特点,极大拓宽了商户受理范围、提升了大众消费体验,现已成为大众日常小额支付的重要手段。但调研发现,国内市场支持条码支付的手机APP超过400个,线下商户大量出现类似于信用卡刷卡“一柜多机”的“一柜多码”现象,背后对应的是已经或即将上线的接近10种条码支付标准,部分市场参与主体通过自成体系的条码标准建立竞争壁垒,在用户侧导致手机APP和商户码标之间通常无法互认互扫,也违背了监管部门“回归支付本源”的支付业务发展思路。在此背景下,统一国内条码支付标准的紧迫性显现,我本人也在2019年“两会”期间提交了提案,呼吁统一国内条码支付标准,提升大众支付体验,实现支付集约化发展、节约社会资源。
 
2019年以来,在中国人民银行的组织领导下,国内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取得了明显的积极成果。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要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据了解,目前人民银行已编制技术方案,并组织在成都、杭州、宁波等地进行技术验证。后续,将根据技术验证情况,从技术、业务、风控等角度全面评估,出台业务规则和技术标准,加快推进相关工作。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支付领域,不同类型的机构在业务要求和执行标准上存在哪些不一致?会产生哪些风险?您有何建议?
 
葛华勇:目前,我国移动支付在全球领先,这主要是基于成熟的银行卡基础设施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在支付领域的广泛应用。但调研中发现,不同持牌机构在从事同质支付业务时,所面临和遵守的监管要求不同。这种不一致性的表现之一是:在开展同样跨境支付时,业务要求及执行标准不一致。
 
商业银行基于银行卡的跨境支付活动以相对稳健的方式开展业务,按照统一的银行卡业务规则进行信息及资金处理,满足交易信息采集、真实性审核等条件;而部分非银行网络支付机构在开展跨境支付业务时,接受的监管要求较为宽松,为其套取更多跨境支付业务收益提供了便利。据了解,部分支付机构在开展跨境支付业务时,存在交易审查不到位、对商户管理不到位、系统和内控欠缺等问题,造成了一定的风险,增加了跨境资金流动风险,甚至可能触及反洗钱底线。
 
长期以来,我国监管部门对跨境支付持鼓励态度,已经或即将出台针对跨境支付服务、支付机构外汇业务、金融机构反洗钱等方面的监管要求,积极推动跨境支付业务发展,不断完善跨境支付业务的管理。未来,为防范系统性支付风险,建议加强对支付产业的一致性监管,对做同类支付业务的机构采取同样的监管标准和管理体制。针对上述的跨境支付的业务要求及执行标准不一致的问题,建议人民银行支付部门尽快推出相关制度,严格跨境等重点领域监管要求,统一业务规则,防范跨境支付的业务风险,提升反洗钱监管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