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支付资讯:终极大战前,支付宝“变脸”

发布时间:2020-03-17
创立15年来,支付宝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次升级。
 
在昨日的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上,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宣布,打造支付宝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并立下目标“未来3年,携手5万服务商帮4000万服务业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
 
与此同时,支付宝的slogan也将从“支付就用支付宝”变为“生活好,支付宝”。还值得注意的是,有外媒表示,苹果iOS 14有个重要变化是,Apple Pay将直接支持支付宝支付。从支付工具,到如今的数字生活开放平台,阿里与微信、美团的竞争也将呈现出新的局面。
 
“我们连自己的‘脸’都变了,原来它的‘脸’更多是金融工具,大家看到是扫一扫、理财、支付,接下来大家会在首页看到更多吃喝玩乐。金融支付工具与吃喝玩乐数字生活将一起出现,这是重大的改变,对于支付宝15年的发展而言是标志性的。”胡晓明在采访中表示。
 
支付宝“大变脸”
 
外卖送菜、在线问诊、远程教育、健康码防疫……过去一段时间,这些数字化服务成了疫情期间的重要力量。在线化成为共识,也给服务业数字化按下了快进键。
 
这次改版并非心血来潮。据胡晓明介绍,支付宝的这次改版规划已经准备了18个月。因为疫情,便提前了。
 
随着新的平台定位,支付宝App进行改版升级。强化了生活服务心智,首页新增外卖到家、果蔬商超医药等便民生活版块,并基于智能算法为用户推荐喜欢的服务,让每个用户拥有更贴心更专属的支付宝。同时,从“人找服务”走向“服务找人”,提升商家服务的分发效率。
 
 
 
测试版支付宝页面
 
加码本地生活领域,支付宝的角色在阿里大体系中越发凸显。2019年12月19日,胡晓明接任蚂蚁金服CEO;半个多月后,1月7日,他又兼任了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
 
胡晓明表示,支付宝将拿出前所未有的生态开放力度,App升级完成后,支付宝首页平台流量将全面对外开放,同时,推出DT数字时代经营转型计划、小程序扶优计划两大政策,让商家和服务商自身数字化经营的努力,跟支付宝平台红利息息相关。
 
截止目前,支付宝在全球的用户超过12亿人,其中有超过6亿人不止使用支付服务。胡晓明透露,过去一年,支付宝线下线上生活服务类支付实现了每天使用人数超过1亿人。
 
服务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但中国还有80%的服务业没有被数字化,增长空间巨大。从工具平台演变到数字生活平台,从“人找服务”走向“服务找人”,对支付宝来说是必然的演进。
 
加码本地生活,和美团“抢生意”
 
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已布局多年。早在2015年,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各出资30亿元成立了口碑公司;2018年4月,阿里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同年10月,饿了么与口碑合并,组成了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2019年9月,口碑饿了么陆续宣布和高德、盒马进行战略合作。阿里不断的利用自身资源,通过内部各个板块,覆盖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全场景。
 
阿里CEO张勇曾在员工信中写道:“在社会商业走向新零售、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和新制造全面结合的数字经济时代的今天,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目标也绝不仅仅是做大餐饮市场,它将承担更大的使命——重新定义城市生活,让生活更美好、更便利。”
 
在阿里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中披露,饿了么的新增消费者中有48%来自支付宝App。但阿里的野心并不止步于此。
 
为了增加用户打开率和使用频次。新版的支付宝首页增加了理财、外卖、果蔬商超医药等生活服务,乍一看和美团首页非常类似。有网友表示,支付宝越来越生活化,便携式一体化的市政服务很棒。也有网友表示,变成了美团饿了么,越来越臃肿,还是更喜欢清爽界面。
 
自2015年阿里美团关系决裂以来,双方在本地生活上业务的“战争”就愈演愈烈。2019下半年,美团实现盈利,市值一度逼近6000亿港元,成为中国第三大市值互联网公司,位列阿里与腾讯之后,站稳了生活服务等场景的入口。
 
随着C端流量红利耗尽,抢占商家资源就成为了本地生活竞争的核心。阿里美团对本地生活之争也从C端延伸到了B端,都在通过平台对传统行业进行数字化改造,提供基础设施。
 
2018年11月,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曾在在互联网大会上表示,“科技企业不要想颠覆线下传统企业,要融合发展,助力传统商家,帮他们数字化。”
 
在支付宝召开合作伙伴大会的同时,美团也宣布了对“春风行动”进行升级:将通过技术、产品和资金补贴等多种方式,帮助数百万商户复工复产,包括继续提供品牌连锁优质商户的优惠利率贷款、开放小微商户的优惠贷款绿色通道等。
 
巨头们的“新战场”
 
2004年1月,世界各国政要齐聚达沃斯。第四次参加一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马云心事重重——他正为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而犹豫不决。
 
在马云面前,面临的不仅是技术风险,更有法律和政策的瓶颈。达沃斯论坛中关于企业社会责任感的探讨,激发了马云心中火焰,他立马启动了支付宝。
 
整个中国的支付行业按照支付方式演变可以分成三个阶段:2009年-2013年,从网银支付到快捷支付;2014年-2016年,移动支付崛起;2017年-2018年,则是指纹和刷脸支付渐成主流。
 
在微信支付加入钱,支付宝有10年的时间进行调试,却没想被微信打的措手不及。2014年1月26日,腾讯推出微信红包,立即活跃于所有人的微信里,并在除夕全面爆发。“微信一个红包就赶超了支付宝8年干的事。”
 
凭借10亿用户,微信支付迅速崛起,并得到快速普及。有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三季度,微信支付在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中所占的份额已经达到了39.53%,虽与支付宝的53.58%仍有一定距离,但已足以与其分庭抗礼。
 
随后,京东、美团等巨头也纷纷进入支付市场。除了基本的理财功能,针对支付宝的花呗和借呗功能,京东也推出了京东白条,美团推出了美团信用卡和借钱等。
 
在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从C端转向B端也成为了共识,产业互联网和数字化是关键词。2018年9月,腾讯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成为其To B战略的对外窗口。
 
被张小龙给予厚望的小程序也在逐步显现出其商业化能力。数据显示,微信小程序2019年日活跃用户超过3 亿,过去一年的交易总额共计8000亿元,同比增长160%。“2020年,小程序的重点目标是助力商家打造自己的商业闭环。”这个目标也被反复提及。
 
支付宝的小程序也未落后。2018年,随着支付宝小程序上线,其推进服务业数字化的步伐大幅加速。一年多时间,已有150万商家的小程序入驻了支付宝,其业务涉及零售快消、交通出行、生活服务等各个方面,月活突破了5亿。这次的改版更将在佣金、权益、流量方面对于服务商进行扶持。
 
“今天线下店铺可以通过支付宝、通过饿了么、可以通过淘宝天猫,在开放平台上一键式变成线上化经营。开放平台意味着要向中国所有金融机构开放、向所有的数字生活服务商、小商家开放。甚至,未来向目前的竞争者开放。”胡晓明称,“我们认为真正的竞争者是非数字化。”
 
巨头们的战争是领域之争更是生态之争。而支付宝升级背后,和腾讯、美团的新战争,也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