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支付资讯:疫情,数字货币的助产士

发布时间:2020-02-26
身处疫情中的你,一定会有这种经历,在街边小店买东西时,会看到有商家贴出这样的告示,“疫情期间不收现金”,先不说这种提法是不是合法,(因为法律规定,人民币就是纸币和硬币,而它们是硬通货,任何商家都有义务接受)考虑到现在的情况,商家们的“权宜之计”显得那么情有可原。
 
现金,或者说纸币和硬币,有其物理介质,容易造成病毒传播。2月15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国新办的发布上就曾表示,要做好流通中现金的消毒,对重点单位的回笼现金,要求暂存库房等。同时,暂停跨省调拨和部分疫情严重地区的省内调拨,减少病毒传染。在重点防控区域中,央行甚至采取了从现场回收后直接销毁的措施,以阻止疫情传播的风险。
 
疫情会将问题放大,纸币和硬币的问题,同时也是数字货币的机会。2月16日,前中国银行行长、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长礼辉在《中国日报》刊文表示,在当前防控疫情的情况下,应该可以加快数字货币发行。
 
但是,在数字货币的发行这个问题上,已经有国家抢跑了。
 
一、国际数字货币发展情况——多国酝酿,瑞典抢先
 
2月19日(上周三),瑞典央行在其网站上官宣即将开始测试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电子克朗(e-Krona),这使得该国距离创建全球首个央行数字货币(CBDC)又近了一步。按照瑞典当局的目标,电子瑞典克朗付款将“像发送短信一样容易”。
 
多年来,在电子货币等现代化支付手段方面,以瑞典为代表的北欧各国一直走在了西方发达国家的前列,尤其是瑞典一直倡导无现金社会的理念,也是数字货币应用最多的西方国家之一。
 
瑞典央行表示,电子克朗应该简单易用,特别是满足安全性这一关键要求。为保证金融体系的稳定,电子克朗将在“隔离测试环境”中模拟使用。在测试环境中,模拟用户为普通大众,他们能够在数字钱包中持有电子克朗,通过移动应用程序进行支付、存款和取款。模拟用户还能够通过智能手表等可穿戴设备进行支付。
 
据国际清算银行(BIS)2019年1月发布的《谨慎行事——央行数字货币调查》报告中显示,参与调查的央行中有70%正在参与或将要参与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工作或研究。包括英格兰银行、加拿大央行以及瑞典央行在内的多国央行也早已进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
 
早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前财政部长康纳利就曾扬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这句话其实反应了世界货币体系的最大问题,由于世界通行的结算货币只有美元一家独大,那么只要施行钉住美元作为单一汇率,那么必然造成其它国家的麻烦。美元从本质上是由美国的货币当局作为信用背书的,而美国当局在制订货币政策时不会考虑其它国家的经济状况,自2009年后,美国联储先后进行了三轮QE和一轮OT,释放出巨额的流动性,但是去年美国在其经济复苏的背景下又开始了几轮加息的操作。这就使得整个世界被动陷入由美元过剩到美元紧张的流动性循环,而简单理解在这个过程,就是美国在美元过剩时低价买入其它国家的资产,然后在美元紧张时再高价抛出,并以此来获取巨额利益。
 
天下苦美元久矣,因此出现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挑战美元体系是必然趋势。而北欧等国又以中立包容闻名世界,其安身立命的根本原则就在于制衡,那么目前美国在世界金融体系说一不二的老大地位,明显不符合北欧等国的根本利益,所以从这个角度也就不难理解瑞典为何率先尝试数字货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了。
 
不过熟悉区块链数字货币的读者可能都不禁会问,脸书凭借其庞大的社交网络实力,其数字货币计划Libra明明是率先发布的,怎么目前会被瑞典抢先呢,下面为读者来进行相关解读。
 
二、国际数字货币发展情况——脸书数字货币Libra坎坷之路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发布了其数字货币计划-Libra的白皮书,Libra是一种不追求对美元汇率稳定,而追求实际购买力相对稳定的加密数字货币。其设计模型是由一揽子货币做为抵押物。做为全球首家由大型社交巨头发起的加密币,Libra在发起之初就吸引了Visa、Mastercard、Paypal、Uber等大型支付机构参与其中。在Libra发布一个月以后的7月中旬,美国国会就连续举行了两场有关Facebook数字货币计划的听证会。从听证会上透露出各方议员激烈争论的场景中,也可以看到美国监管当局对于Libra态度的莫衷一是。
 
究其背后原因关键还在于Libra做为一种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从本质上与美国货币当局中心化的地位相矛盾,妨碍美元霸权的延续;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区块链这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技术已经形成潮流,如果选择消极抵制的话也会美国面临自我孤立的边缘化风险。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到Libra的发展可谓曲折不断,在去年底的支付巨头Paypal就放弃了参与Libra计划,不过最近电商巨头Shopify又宣布加入了Libra联盟,由此也可见Libra发展之坎坷纠结。
 
三、中国的机会
 
正如非典虽造成阿里巴巴全公司的隔离,但是也让马云从中看到了电子商务的机会,推出淘宝网进而造就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黄金时代一样,而本次疫情也突现出了电子支付的优势。
 
目前远程会议、在线教育、网络娱乐等提供零接触在线服务的行业也将迎来黄金时期。但一般来讲传统金融机构对于此类缺乏足额抵押担保物的轻资产企业,往往难以给予授信支持。由于此类信息科技企业最主要的特点是能够体现企业竞争力的主要在于人才储备、产品设计、技术研发、等非实物性的资产。
 
而在这样的场景下,数字货币的优势将得以体现,由于区块链技术的可回溯性,使金融机构能够动态监测企业行为,这将大大降低轻资产行业风险计量的难度与门槛。
 
说到这里有必要澄清一个概念,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国家,但是如果细究起来,现在移动支付转账的还只是银行的存款,或者支付机构的备用金,本质上是金融机构或者企业的负债,而非央行的负债,只有央行的负债,才称得上是货币。所以,虽然我国是移动支付大国,但是并不是数字货币大国。
 
但是无疑,移动支付的普及,给我国发展数字货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笔者了解到,疫情的原因阻碍了DCEP受理终端的投放,否则央行的数字货币也应该已经落地了。不过时不我待,目前国际上已经有很多国家正在跃跃欲试,马上要推出其数字货币,因此笔者还是呼吁为我国央行尽快发布我国自主的数字货币计划,以免错失先机。
 
事实上,为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抓住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机遇期,我国货币当局很早就开始着手准备数字货币方案了,早在2019年8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就曾向外界披露,“央行数字货币已呼之欲出”,而在年初召开的央行2020年度工作会议中,再次重申了“将继续稳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根据目前的统计资料显示,央行已为其启动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系统的计划申请了84项专利。
 
总之,央行数字货币落地,将有助于央行加强对货币运行的监控力度,丰富现有的货币政策,提升交易流程的智能化水平,提高支付效率特别是跨境支付的效率,建立更为开放的支付环境。
 
可以说,我们离那一步已经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