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支付资讯:2019年支付人那些扎心自嘲,第一

发布时间:2019-12-30
2019年即将结束了,在很多支付人看来,2019年是异常艰难的一年,整个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大,支付行业作为经济的脉搏,感受着大环境的影响;此外,监管政策趋严,行业转型迫切,人人都在迷茫中探索着未来,并自嘲、吐槽着。那么今天我们来简单回顾几个自嘲金句吧。
 
支付机构:“以前是躺着都能赚钱,现在是躺着都中枪”
 
支付行业号称是像苍老师一样,能够躺着赚钱的行业,只要流水在跑,就源源不断的有收入,许多招代理的机构便靠着这个“梗”,向普通人介绍支付行业。的确,支付行业大多数时候是一个适合草莽创业的行业,卖终端、做服务即可赚流水,入门门槛低,有商户资源即可,借助支付掌握商户之后,甚至可以往其他方面展业。
 
然而在2019年,严监管让许多支付人闻风丧胆。以互金清退为例,在没有定性之前,许多业务存在监管真空地带,支付机构放通道是很正常的。但随着714高炮的曝光,许多地方警方开始对支付机构追责,出现了警方突击拘押支付机构高层的事件。此外,与支付息息相关的大数据爬虫业务,在2019年下半年也异常紧张。公安部发起的“净网行动”其重点打击也是支付通道乱放的问题。
 
支付人闲聊之时不禁自嘲,“以前是躺着都能赚钱,现在是躺着都中枪”,你不知道哪个业务出现过问题。诸多原来处于灰色地带的业务一旦定性,便是追罪,担心受怕,夜不能寝。
 
跨境支付人:“现在真有点在干白粉业务的感觉”
 
“操着白粉的心,赚着面粉的钱。”这是往常国内支付人吐槽支付业务薄利化而担责多的情况。国内支付行业利润低,许多人走向国外,随着许多互金机构,进入东南亚。然而2019年的公安联合央行对境外涉赌、电信诈骗团伙进行跨境打击,东南亚各国都有斩获。
 
尼泊尔。12月23日,尼泊尔逮捕至少122名涉嫌从事跨境网络诈骗活动的中国人,此行动获得中国相关部门支持。
 
马来西亚。11月21日,马来西亚进行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打击网络诈骗行动,共逮捕680名中国公民,仍有约100至150名成员突破包围逃脱。场面宏观,堪比战争片。此后,马来西亚还不断的逮捕涉案的中国人。
 
 
 
越南。11月19日,在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协调下,越南警方在中越边境友谊关口岸向中方移交了23名涉嫌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
 
印尼。11月25日,在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的大力协调和印度尼西亚警方的支持配合下,成功摧毁一个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人民币的特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抓获25名冒充公检法类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
 
此外,柬埔寨、泰国、菲律宾、缅甸等国家也密切配合中国政府,打击电信诈骗和网络赌博。支付人都懂,网络赌博是流水极大的产业,获利也高,普通的支付分润在千2-3,但网络赌博可以达到百2-3,利润极高。许多网络赌博案告破,最终都会将支付通道提供者捕获。有些支付人是明知道灰黑业务而发放通道,而有些是风控不足被骗式的发放。
 
中国警方曾经联合东南亚各国进行缉毒,而今打击电信诈骗和网络赌博,中国警方也用上了缉毒的手段,全球追捕犯罪的中国人。
 
聚合支付人:“我们不是第四方支付,我们是聚合支付”
 
2019年,聚合支付人也很头疼,头疼的是大众对自己角色的误解,虽然这误解一直在。“没牌子不代表着一定是二清”,这是之前从事收单外包相关机构向许多人自辨自己业务是可以合规的。但到今年,随着公安部“净网行动”的影响力之大,聚合支付人又解释不清了。
 
6月13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净网2019”专项行动典型案例,发布会现场通报了3个典型案例,其中一个就是“第四方支付”平台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案。警方对“第四方支付”的解释直接就是非法支付平台。
 
 
 
而后从事聚合支付服务的人们开始无奈的向客户解释,“我们不是第四方支付,我们是聚合支付。”
 
然而,在“第四方支付”已经难以正名之后,“聚合支付”也开始向污名化转变。
 
12月23日,央视财经频道报道,广东省警方抓获了涉及第四方支付平台犯罪嫌疑人107名,扣押现金160余万元。许多大众媒体在引用时解释,第四方支付平台又称“聚合支付”,其含义为聚合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银行及其他服务商等接口,非法对外提供综合支付结算业务。
 
第四方支付已经玩坏了,聚合支付也不能用了,那以后聚合支付服务商们要叫啥,抽象的“收单外包机构”?
 
银行人:“马儿想多吃点草”
 
银行在2019年干了2件事,一是推ETC,二是搞金融科技。ETC把银行人的日子搞的心急火燎,为了完成指标,各种手段用尽。各银行纷纷在金融科技领域加大布局,如:
 
 
 
然而许多银行人也私下吐槽,银行的决策时间周期太长,跟不上互联网公司的节奏,而且银行对人才的待遇有限,留不住人。“只想马儿跑,不想马儿多吃草”,成了很多行业人形容银行搞金融科技的人才政策情况。而今年随着央行发布金融科技三年规划,金融科技再火一把,许多银行人业务加重的同时,急呼“想多吃点草”。
 
刷脸支付人:“我们看不懂支付宝在干嘛,微信看不懂我们在干嘛”
 
刷脸支付在2019年无疑是支付行业的一大热门,许多人认为刷脸支付会成为继二维码支付之后,可以颠覆支付行业的另一种支付创新。
 
对于刷脸支付,支付宝布局很早,对产业链上下游关键角色的收购或者资本入驻非常彻底,对产品和商业模式的理解也更为彻底,一些理念或许比较前瞻;而微信支付则更多是跟随状态,许多业务模式、产品形态都不太成熟,不过微信支付时常与服务商进行沟通,以弥补诸多不足。
 
而后就出现了服务商的此类吐槽,服务商可能难以理解支付宝的一些前瞻理念,而许多对硬件产品理解能力强的服务商,则反向的对微信支付进行相关辅助,为了体现对这一群体的尊重,微信支付在其服务商体系中增加了一个“角色牌”,即硬件服务商。
 
最后
 
2019年即将结束,无论是自嘲还是吐槽,都是对一种打趣,在热爱中,透露着一些无奈,但更多是对行业的美好期盼。希望2020年,支付行业能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