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第5个“全国扶贫日”这天 听听世界银行关

发布时间:2018-11-02
        全球经济出现放缓的迹象,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全球制造业和服务业PMI虽在扩张区间但均从高位下行,全球贸易量和工业产值出现增长下降。IMF数据显示,未经季节调整的二季度全球经济增长从一季度的3.63%略微下降至3.57%,三季度数值很大概率显示全球经济增长进一步走低。
 
  “世界经济运行面临贸易下滑、通胀上行、全球流动性收缩和新兴市场金融波动等多重考验。”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四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显示,多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大幅度下跌,未来经济基本面脆弱、政策框架不完善、地缘冲突和国内政治风险较高的国家将遭受进一步考验。保护主义从贸易蔓延至投资领域,发达国家外商投资审查普遍趋紧,审查泛化与规则碎片化风险上升,但发展中国家有望扮演更加重要角色。美国正经历有史以来最长的经济复苏,但潜在风险逐渐凸显,受贸易保护主义、货币政策收紧和财政赤字攀升等因素影响,经济扩张周期处于后半程。
 
  中国经济也未能独善其身。当前中国经济供需两弱,下行压力加大。当前国内个人可支配收入增速放缓、房贷利率上升导致还款压力增加、房产限价和股市不景气等因素都使得内部需求疲软;同时,中美间越来越升级的贸易摩擦、以及欧元区增速下行,使得外需的前景也不乐观。近来,宏观政策进一步放松,包括从之前强调“去杠杆”到“稳杠杆”,从4月份、6月份的“定向”降准到10月7日100个基点的普遍性降准。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2018年四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展望四季度,随着国内经济增长的内生动能稳步增强,加之宏观政策调整,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将有所缓解,预计四季度中国GDP增长6.7%左右,全年增长6.7%左右。下一步,宏观经济政策将按照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重点推动“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政策落地,更加注重各项政策的协调配合,发挥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合力作用,进一步推动减税降费措施切实落实到位,疏通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
 
  经济放缓恐难扭转,企业发展及就业前景如何?宏观经济政策的四大目标中,首个目标即是好充分就业,中国政府该如何调整战略,以促进就业增长?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CWM50学术成员高培勇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8第六届年会暨与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战略合作签约”上主张,进一步加大减税力度,“把减税的落脚点放在企业直接缴纳的各种间接税上,而非个人缴纳的各种直接税上。”
 
        今天,随着创新进程的不断加快,技术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正在经历新一轮不确定性的困扰。 ”
 
 
        报告认为:技术发展对就业的威胁被夸大了。
 
        经过对过去二十年中高收入经济体中工业就业下降趋势进行了研究发现,虽然发达经济体的工业就业岗位减少了,但是东亚工业部门的异军突起大大弥补了这一损失。
 
        不过,新工作正在取代旧工作,特别是技术正在重塑工作所需要的技能,报告指出“市场对高级认知技能、社会行为技能及与更高适应能力相关的技能组合的需求量在持续增加。 ”
 
        在报告刊发之前,世行已经开始行动。
 
        在上周日(10月13日)刚刚结束的世行年会上,世界银行成员国际金融公司(IFC)和支付宝共同宣布启动10x1000科技普惠计划。在未来10年,每年为新兴市场培训1000名科技领军者。
 
        世界银行成员国际金融公司(IFC)CEO Philippe Le Houérou表示,“金融科技正在改变格局,带来新的市场机会,并使全球无法获得金融服务的数百万人首次参与其中。这项联合计划将进一步启迪人们的认知,为数字金融服务创造新的机会,扩大金融服务范围并持续改善人们的生活。”
 
        “我对中国引导新技术非常有信心,对我们的人力资本特别是教育应对有点担忧。”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常务副主任贡森称。
 
        该报告称,人力资本给个体、社会与国家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对个体而言,所受学校教育的时间每增加一年,平均的收入水平就会提高。在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中,这样的回报相当可观。
 
        虽然中国在就业方面的成就已获得世界银行的赞誉,但中国学者们对于中国的人力资本能否适应新技术存在忧虑。
 
        “我们的农业只贡献9%左右的GDP,但仍有30%多的劳动力在从事农业生产,有2.8亿农民工正在从原来的工作中消失。我们的制造业也在逐渐的下降,已十年前占到GDP的48%,现在已经下降到40%。”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海闻表示,中国现在是属于中等收入国家,很多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正在被替代。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对个体而言,所受学校教育的时间每增加一年,平均的收入水平就会提高。所有人力资本的个体回报汇聚成各经济体的巨大收益:随着人力资本积累的增加,国家更加富裕。人力资本在生产过程中发挥了补充物质资本的作用,是技术创新和长期增长的重要投入。结果,10% 到30% 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差异是由人力资本的跨国差异引起的。如果将教育质量或者具有不同技能的工人之间的互动纳入考虑的范围,这一百分比甚至可能会更高。
 
        不可忽视的是,通过提高人们的收入水平,人力资本加速了人口转型和减贫的进程。近年中国的人力资本正在快速。按照世界银行的人力资本指数指标(HCI)显示,2018年,在157个国家/地区中,中国排名46,其中新加坡、韩国、日本、中国香港分别名列1、2、3、4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