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支付资讯:谁是最后的韭菜?起底支付宝上的

发布时间:2019-10-25
支付通道被砍、数据供应商关停,还有头部贷超平台的查封,流量获客受到了限制。看起来,现金贷这门净利润率极其高的生意,前景逐渐黯淡。
但用户的借款需求不会因为监管的严厉打击而变少,仍旧有一批人,企图用其他方式绕过监管,在行业玩家大都因监管而万籁俱寂之时,逆流而上。
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巨头庇护,试图利用支付宝信用租赁商城,继续违规开展现金贷业务。
可谁又能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曾和714高炮们一起被监管打压的系统商们,盯上了这些卷土重来的甲方玩家们。
这些意图在风口浪尖割韭菜的人,又哪曾会想过,自己也变成了别人眼中的韭菜。
更让他们料想不及的是,还没有来得及长大,这些平台就惨遭清理,特别是“两高两部”发文之后,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支付宝开始严查自家体系内的非法玩家。
“必须要真实发货,商家不能联系用户,不能催收。不符合要求的玩家一刀切。”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消金界也发现,多家支付宝上的违规信用租赁商城已遭到清理。
这场试图绕过监管,卷土重来的新玩法,被监管、平台,扼杀在了摇篮里。
隐藏在信用租赁之下
他们究竟是怎么玩的呢?
先看下正规的信用租赁,它是租赁+信用分期的杂交体。比如手机信用租赁,一部新的iPhone X,如果分期购买,最终支付本金加利息近万元。
但如果是信用租赁,每月只需要付399元租金费。使用一年的费用,不到5000元。一年之后,你可以考虑支付尾款,将手机买下来,也可以选择不租了,再换一部新手机。
精明的商人,用信用租赁玩起了高利贷。监管还未收紧之际,他们往往选择自建APP商城,在自家商城里完成一系列放贷、发货、回购业务。
举个例子,一个借款用户从信用租赁平台借取了一部3000元手机,付了500元首款后,他立刻将该手机返售给平台,TX了2000元。但此时,该名用户仍旧需要照常还完剩余的2500元分期款。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用户到手2000元,却需要在半年内付给平台3000元以上的费用。年化利率远远高于法律规定的36%。
“很多被查封的714商人都转来干这个。”某头部金融平台从业者阳这样对消金界说道。
和一般信用租赁平台不同的是,现金贷商人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收回这部已经分期售出的手机。他们的目标就是放款,需要把这部手机交到下一个借款人手上,再进行一次循环。
这批“伪信用租赁”平台的目标人群和714高炮目标人群高度重合,他们中有人拿到实物后快速TX;有人图新鲜,把玩了2-3个月后,才把手机或者其他3C物品返还给平台,平台会以“折旧”名义,压低给用户的现金。
此时用户最多只能到手1500元的现金,却仍需正常还3000元的分期款项。
这种自建商城由于净利润率过高而被监管盯上并喊停。
平台被监管砍掉之后,很多玩家进驻支付宝,继续开展这种“伪信用租赁业务”,抱起了巨头的大腿。
具体来说,这批玩家此前主要依托支付宝小程序,开展名义上信用租赁,实则现金贷业务。
“支付宝模式”和之前通过自建商城开展现金贷业务唯一的区别是,他们不能在支付宝体系内直接回购物品后给用户放款,必须依托第三方回购,方能给用户变相放贷。
“就像P2P,支付宝里的伪信用租赁只做了前面一个P,后面一个P必须依赖第三方做。”阳这样比喻道。
违规现金贷玩家选择支付宝的原因,除了不易被监管察觉外,和支付宝自身战略也有很多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