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机构正式进入零沉淀、高成本、低费率残酷

发布时间:2019-02-12
    截至2018年末,上缴至央行手里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总规模——16299.80亿元。开在银行的备付金账户被全数注销后,支付机构进入了零备付金、低费率(对商户收费)、高成本(向银行支付)的新纪元。
 
    比此前分析师预计的“年底破万亿”还多了整整六成!这是央行最新金融统计数据披露的,截至2018年末,上缴至央行手里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总规模——16299.80亿元。
 
    开在银行的备付金账户被全数注销后,支付机构进入了零备付金、低费率(对商户收费)、高成本(向银行支付)的新纪元。在主营业务之外找到新的增值盈利点,成了支付行业2019年最迫切的任务。
 
    缩窄的利差
 
    支付机构的利差空间正在收窄,尤其是备付金全额上缴后。截至最后一个备付金上收自然月(2018年12月末),支付机构交存至央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为16299.80亿元,比此前任何一家机构研报中所预计的都多。
 
    据记者了解,自去年开始,支付机构向商户收取的交易手续费(包括银行卡的交易手续费、以及微信和支付宝的扫码手续费等),平均费率是在千分之六左右。“按照央行和银联的业务规则,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优惠费率。民生类、公交类及政府收费的行业,会有一些费率优惠,但总体而言,平均费率在千6左右。”一名市占率排名前十的支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
 
    支付行业收入主要来自手续费或服务费,以及过往模式中的备付金。
 
    大块利润备付金交存:在过去支付公司与银行的直连模式下,交易环节中沉淀有大量备付金,这笔钱既是支付公司与银行谈判通道费率和资源置换的筹码,还能获得不菲的存款利息收入。根据上证报相关报道,支付公司这部分利息收入占比多在30%至40%之间。今年在港上市的汇付天下,2017年末备付金利息收入为6160万元,占其当年净利的46%。如今备付金将100%集中交存人民银行,且暂不计利息,相当于“拿掉”了支付公司大部分利润。
 
    费改优惠期过后,费率统一,跳码的歪门生意不再:即使在前有央行的各种严格政策,后有银联的追查的情况下,“套码”现象也依然没有终止。前有央行的各种严格政策,后有银联的追查,依然阻挡不住套码、跳码的存在,毕竟费率差价较大。但是统一费率后,这些乱象将大大减少
 
    从近期看,监管趋紧会对部分中小支付公司的业务拓展、盈利带来不小的影响,但从长远看,支付行业真正健康的商业模式确实应该是靠手续费或者服务费,比如收单费或按交易笔数及交易规模收取的互联网服务费等。
 
    支付机构行业性成本上升,这个价格会传递到刷卡人手中:接近一半的利润被砍掉,再有很大一块外界也不清楚的利润被规范,这个价格一定很难持续,未来就是看哪家价格先上涨了。不过可以判断,价格最先上调的都是之前做的比较大胆,“业务创新”比较多的。
 
    扎堆出海谋变
 
    支付机构扎堆出海,是眼下不可忽视的一个趋势。在国内支付市场竞争激烈,业务费率相对较低的情况下,各家支付机构纷纷瞄准了跨境支付这片万亿级蓝海。
 
    易观发布的《中国跨境支付市场数字化发展专题分析2018》指出,从2013年外管局开启跨境支付试点工作以来,行业日趋规范,市场发展迅速。与此同时,相关领域监管机构也在持续出台政策来推动跨境电商、留学、出境游等行业的发展。上述行业的发展也进一步刺激了企业对于跨境支付服务的需求。
 
    记者了解到,目前拥有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资格的公司,大概有30家左右。其中,记者料到到,支付第一股汇付天下在2013年就获得可开展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的资格。其在进出口服务、与跨境机构及海关合作等业务上有所布局:对于出口电商商户,汇付天下通过对接跨境金融机构,如PingPong、Skyee或是跨境电商平台傲基、有棵树等,提供国内结汇和清算服务;同时,于2018年9月与全球支付巨头First Data(FDC)合作,First Data将陆续将其服务的大型跨国企业在国内的电商展业需求推送给汇付天下。
 
    另一方面,汇付天下引进境内外大型电商平台,为这些企业提供人民币收单、资金跨境、海关数据申报、国际物流对接服务和境外资金下发等服务。据记者了解,该司2017年其跨境支付业务的交易规模较前一年就增长了16倍;2018年前4个月的交易规模已超过上年全年规模;2018年上半年,汇付天下实现了交易量较上年同期暴增10倍有余。
 
    还有一些中小型机构如中金支付,该司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现在做的跨境支付是人民币项下业务包括B2C跨境、B2B出口、跨境电商等,19年会布局B2B进口业务,会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精力。
 
    外资机构撤销在华支付牌照的背后
 
    日前,首家申请在华支付牌照的外资机构英国支付公司WorldFirst正式公告称,已撤回在央行上海总部公示的支付业务许可申请。有传闻称该公司可能正被蚂蚁金服收购,但记者未能得到两家公司的官方证实。
 
    “其实如果Wordfirst入华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的外资支付机构入场抢食,尤其是在中国的B2B支付市场,各家仍处在跑马圈地、快速夺取市场份额的阶段,市场竞争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在C端,两大支付巨头让外资机构应该没机会了。”北京一家中型支付机构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近年来官方已经多次强调将继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2018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央行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发布,则更是被业界视为外资机构入华提供了窗口。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境内外的“蛋糕”差别太大。与国内相比,国外的收单费率大约在2%~3%;而国内费率站愈演愈烈,只有0.6%左右,甚至还要铺贴商户铺市场。如此低的收单费率,外资支付机构未必能够接受。
 
    但近年来,境外费率也有追随国内脚步的趋势。“费率的话,肯定是跨境市场是要比国内业务高一些,但是也有持续下降的趋势,至少比前几年降了很多。”上述负责人表示。
 
    业内人士指出,外资支付机构如果想在国内更好的发展需要更多牌照和资源,并快速适应国内外市场差异。这一切,对于境外支付机构来说,都不是简单的牌照开放可以解决的。